桥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桥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爸爸的试验品之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01:18 阅读: 来源:桥架厂家

夜晚宁静的一切聚满古老的木屋,楼梯散着腐烂的霉气,有股让人作呕的窒息感延满全身,外婆看着一身泥泞的我,转头又坐在了蒲团上一句一句的念着我听不懂的经文,父亲说:“我还要工作照顾不了她。把她留在您这吧。”

我知道他不是没有时间照顾我,而是要结婚了,新妈妈是他的同事带着一个七岁的儿子。

外婆说:“燕婷死了,这孩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父亲说:“怎么没关系,她怎么也是燕婷的孩子。”他声音很大,却带着一种怯懦,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是怕外婆的,很怕。

外婆跪拜的神像并非和善的佛像而是一截一截灰白色的东西,在蜜色的灯光下散着冷意。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是外公的尸骨。

我被扔进那间草屋里,冰冷的地板,身上的泥泞沾了一身的草芥,外婆说:“以后你就住在着。”

我清楚的记得那间屋子里有一只很大的动物灰白色的毛,红色的眼,粗壮的爪子下按着一只已经被吃了一半的蛇,双眼睛看着我,嘴边滴着白色的粘液,仿佛我是它的下一顿美餐。

?

初秋的夜晚一阵阵的燥热,四周是一切都是红色的,偶尔飘过的白色透着阴冷寒光,阴森的牙齿摸索着身体,带着倒刺的舌头每添一下,都会涌出血,那种疼痛仿佛难以抑制一样从每一个毛孔蔓延到全身,直到心脏才骤然停止,我惊醒,漆黑的屋子里,浅浅的飘着磨牙的声音,我抹着脸上的汗水,艰难的喘息着。又是一个噩梦。

取出枕头下的安定倒了两片,没有水干干的咽了下去。

再躺下眼睛怎么也不愿意在闭上,望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直到清晨。

陆楠是一个醒来,轻手轻脚的端着洗漱用具去了阳台,样子有些做贼的感觉,我看着她拿起王颖新买的洗面奶小心翼翼的看着周边狠狠地挤下了一大坨然后迅速抹了起来。

看着阳台上那瘦小的身影,我轻轻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觉得悲凉,那种感觉,像是心骤然升起,又渐渐落下。安定起了作用,我闭上眼睛沉沉的睡了起来。

周五未曾预报的暴雨袭击了整个城市,仿佛带着怒气一般哗哗的下了整整一天,我拿着那把大红的雨伞在门口等着来接我的车。

王颖躲在雨伞里声音有些嫉妒:“夏林还是你命好,每周回家都有人来接,不像我还得自己做公交回去。”哗哗的雨声中我浅浅的和她说了再见,我不记得是谁教会我在大雨天拿一把红色的雨伞,我只记得交会我打红伞的人告诉我,红伞在雨幕中最为清晰。

等了好久陆楠才从学校里出来,我看着她慌张的样子有些想笑。

“夏林,真的可以?”陆楠拽着干净的衣服怯懦的看着我,那种表情让我由心底有股高傲感。

我点了点头:“放心,我谁都不会说的,反正周末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安慰她。

坐在接我的车里,陆楠看着窗外,眼神有种自卑感,是的我出钱要她去我家做小时工,一个小时的十块,周末全天二十四小时,对我来说四百块不算什么,但是对陆楠来说那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有了这笔钱,她就不必再从家里要,她年老的母亲,她生病的弟弟的生活都会宽松很多。

“我家只有我和我爸爸,还有一只狗,就在小门里,你什么都可以动,千万不要动它。”我像一个主人一样吩咐陆楠,陆楠点了点头,开始打扫整个别墅。

我坐在二楼的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大雨,我有多久没有看到我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总有三个月了吧,因为已经忘记了上次一起吃了什么,他又做了什么。

也许是淋了雨,我发烧了,陆楠给夏北川打电话,电话里的下北川声音很着急,他说,他会很快回家,听着陆楠传来的话,我笑着望着窗外,或许对他来说,我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能轰碎他的梦想,而不是他的女儿。

吃着陆楠熬好的燕麦粥,她问我:“夏林,你妈妈呢,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你妈妈?”

“我妈妈早就去世了。”那是实话,我七岁那年,那个女人跟我说:“林林乖,妈妈走了,只要你乖,妈妈还会再回来,如果你不乖,妈妈就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年少时的我以为这个世上真的有如果,因为有如果死掉的人才能回来,可是当我长大了,当我明白一切,才知道原来如果只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我死了,就能见到妈妈。

陆楠见我不高兴,也没再说什么,收拾了碗筷离开了屋子,陆楠离开后,我摘下了手上的戒指,华美的铂金戒指挡住了手指上那圈丑陋的齿痕,戒指还是母亲的,齿痕也是母亲的,我还记得母亲疯狂的抓着我的手狠狠地在手指上咬,咬到满口都是血。

我躲在角落里看着母亲被人打晕,然后看着爸爸把她放在麻袋里,然后沉进了泥塘,她甚至连挣扎都没有。

瓢泼大雨下打在身上,很冷很冷,我允吸着手指上的血,直到那股腥甜让我厌恶,我趴在那口老井疯狂的干呕,胃痉挛一般的抽搐,扭曲了眼前的一切,我又看到了那双红色的眼睛顺着我爬来的血路一点点的允吸的我的血液。疯狂,诡异。黝黑的井口像一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我仿佛能感到那股寒气缠绕着我的脖子。

又是惊醒,从十岁我就开始做梦,而且不断,不管吃多少安定我终究躲不开那双红色的眼睛,还有那陈旧的老木屋,吱呀的声音仿佛还是昨天我踩在陈旧的木梯上看着那散着鬼气的指节所发出的声音,我记得外婆是我离开那年死的,破伤风,一枚小小的钢钉要了那一生都要强的女人的性命。

龙神大陆游戏下载

魔之谷

大家乐棋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