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桥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双向波动元年已正式开启

发布时间:2020-03-26 11:47:17 阅读: 来源:桥架厂家

市场人士认为人民币汇率已开启双向波动模式

外管局官员访谈显示双向波动逻辑明晰

外汇储备积累势头将逐步趋缓

汇率贬值的过渡期收到成效,条件已具备

料强化中间价短期预期引导作用

作者 李然

路透北京6月16日 - 随着年初以来贬值行情的深化,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元年可谓正式开启,由市场力量决定汇率价格形成的时间亦渐行渐近。

从上周人民币出现的一波反弹行情,以及外管局两位官员的表态综合透露的讯息:在保障若干政策目标、引导市场预期实现双向波动的前提下,通过放开汇率波动提升市场自动出清程度;而央行在市场中进行外汇买卖的数量干预有条件减少,同时也降低外汇占款及外汇储备的增量。

“央行在汇率态度上不一样了。以前在一些价位上是能打压就打压,现在是想促进双向波动。”一国有大行沿海某省分行的外汇交易主管对路透说。

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上周大幅波动后累计上涨0.64%,令年初至今的跌幅缩至2.52%,同期中间价累计升值0.2%,其中周二跳涨138个点子,创近20个月的最大涨幅。中间价连续跳空上涨后现企稳之势,市场贬值预期消减、短期升值预期升温。

中国央行最新数据显示,5月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创九个月新低,体现当月人民币汇率弱势盘整格局下,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央行入市购汇相应减少。(报导全文)

“要继续完善市场化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培育国内的外汇市场,进一步发挥汇率对国际收支调节的杠杆作用。”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上周参加中国政府网在线访谈时说。

目前中国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对国际收支起到自动调节的杠杆作用,是浮动汇率的基本特征。要进一发挥这一作用,必然要求市场化程度的提升。

管涛并强调了几点前提条件:加强跨境资金流动监测、双向监测预警,同时必须兼顾国内经济增长、就业、通胀目标,并需要应对外部环境制约和变化。

而就上周以中间价跳涨引导启动的一波反弹行情,对上述条件均有印证:由于年中存在购汇刚需,6月前后美元多头投机头寸大量积累,国内青岛港事件发酵、房地产行业预期偏空,在月初欧元区做出负利率决议后,人民币做空风险因素可能出现共振,存在资金大量流出的风险。

但5月外贸顺差超出预期,国家出台支持外贸稳定增长若干意见,国内经济先行指标呈现回暖信号。在这些条件支撑下,人民币中间价坚定摆脱贬值通道,纠正了前期偏空的人民币市场预期,并对投机性质的人民币空头做出警告,具有强烈的政策引导意味。

人民币汇率曾于2012年出现双向波动的迹象,不过从当时的经济景气状况来看,企业财务顺周期操作风格明显,在其后中国经济回升态势重现后,人民币随即恢复单边升值。

**条件成熟**

中间价引导下的汇率波动多与短期汇率条件有关,不过近期的反弹蕴含着更大的意义。中间价自年初以来近乎“单边贬值”后开启双向波动模式,意味着过渡时期的终结。加快汇改一方面迫在眉睫,另一方面也已经具备条件。

“我坦率的说,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负担。”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在非洲访问时说。而管涛透露,中国外汇储备存量较高,“现在基本上已经达到了4万亿美元。”

管涛分析认为,解决外汇储备增量的根本在于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而从汇率角度而言,应稳步拓宽资本流出渠道、增加资本输出,促进跨境资金双向有序的合理流动,并继续完善市场化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

上述国有大行交易主管在向路透分析上周人民币反弹行情时认为,央行迫于控制外汇储备的过快增长,减少了对汇率的干预,而让市场力量发挥更大的力量。

条件也已具备。分析人士认为,年初以来的贬值包含了众多政策目标,除了打击无风险套利,还有分化刚性升值预期、改变参与主体财务运作方式和习惯、为市场做压力测试等。虽然代价是外汇储备再次快速增长,但也为市场双向波动打好了基础。

管涛总结,中国的热钱问题属于套利资金流动、与国内企业财务运作有关,并非国际上“金融大鳄”炒作资金,大量套利活动是基于实际的经营活动,不进入投机领域;2月以来预期分化,企业财务运作已经发生调整。

同时,出台一年有余的“汇发20号文”也仍然在对银行主动平衡市场本外币资产负债发挥著作用。一直以来,出于本币刚性升值预期,企业“资产本币化、负债外币化”顺周期操作风格明显。

而该文将银行外币贷存比与其外币综合头寸挂钩,抑制了银行外币放贷的冲动,并限制了做空人民币的力量。有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外管局曾表态这是一个临时性政策,但它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外利差等制度性失衡带来的影响,有其长期存在的意义。

另一家中资大行某省分行的外汇交易主管对路透说,当前市场预期分化比较明显,对未来趋势缺乏明确观点,企业普遍存在向资产外币化、负债本币化转化的倾向。

此外,一家大型制造业外贸集团财务主管对路透表示,今年人民币开始贬值以来,外管局先后三次对企业进行针对性的调查访问,其压力测试意味明显,应该已经对实体经济应对双向波动的能力有所掌握。

**双向波动**

伴随着双向波动的开启,数量型的外汇买卖干预有条件逐步减少,这正顺应年初时央行周小川行长的承诺,即减少外汇市场的常态式干预。

其效果将是外汇占款规模的逐渐减少,并弱化其提供基础货币的功能;同时外汇储备的积累也会放缓,管涛称“未来国际收支基本上趋于平衡,外汇储备积累的势头会逐渐趋缓。”

“3月汇改后,由于央行尽可能退出外汇市场的日常干预,内外部冲击将更多地体现为人民币汇率的宽幅波动而不是外汇占款的波动上。”招商证券宏观研究团队周一发布的研究报告称。

人民币汇市方面,上周市场一度忧虑央行的预期管理有矫枉过正的风险,此前趋贬的走势会反转并大幅升值,吸引前期大量推迟结汇的需求入市抛售美元、令汇率出现报复性反弹。

不过本月购汇刚需释放高峰仍未到来,且在汇率逼近6.20关口时客盘购汇涌现,显示短期预期仍处于分化;加上掉期市场远期出现大量购汇、并推升美元升水,似乎说明对于中长期走势也仍有较大分歧。

市场人士也分析指出,央行透过中间价干预的双向波动有可能提高,对于市场短期预期的引导作用将大大强化,从而保证双向波动有足够动力。中间价直接的影响是决定开盘第一笔交易的方向和幅度,因开盘时报价双方对于当天整体市场供求不了解,第一笔交易报价往往倾向跟住中间价。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上月曾撰文建议提高中间价波动性,以实质性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在中间价弹性不足的情况下,仅仅扩大汇率波动幅度的作用聊胜于无...应将美元兑人民币日间平均调整幅度由现今的0.05%扩大约六倍左右到0.29%。即假设6.2的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水平,日均应调整中间价约180个基点。”

上周中间价最大日涨幅138个基点似乎让人看到希望。不过这次,鲁政委在接受路透采访时相当谨慎。他表示,以往中间价大幅飙升时往往看到隔夜国际美元相应贬值,这次却是在看到隔夜美元升值,反常走势的政策引导意味过浓,还不能按以往的中间价形成逻辑,做出中间价波动性提升的结论。

人民币汇率进入双向波动期后,对企业而言汇率波动性才是关键所在,按经营需求进行汇率保护策略才是规避汇率风险的根本之道。(完)

男性如何正确对待前列腺炎的治疗

白癜风发病有潜伏期吗

牛皮癣的患者起床记住4大禁忌

焦虑症能彻底治好吗

相关阅读